点烟

圣父控的妖女
热爱一切可爱之物
古龙迷妹,本命《多情》
(微博@戒烟戒酒戒男男)

小小朋友

又名:谁都不知道他们的娘亲是谁
(胡扯的。微忘羡)
春天,百凤山。
小小朋友。
或说,少年和少女。
他们的装束都是一身白衣若雪,腰间佩剑。少女五官精致无瑕,眉目含笑,手中转着一支白玉笛子,竟似有几分潇洒自如的英气,像个女版夷陵老祖。少年面容俊俏,尚有些青涩,但步履沉稳,有着与年龄不太相称的出尘气度。背着一把崭新的七弦琴,像个小小的含光君。
他们自称小小朋友。
“爹爹说,金凌哥哥和思追哥哥他们是小朋友,所以我们是小小朋友。”
少女笑着说,少年点点头。
可谁都不知道他们母亲是谁,包括他们自己。
没有母亲的孩子通常是很伤心的,他们却是例外。
因为他们有爹爹和父亲。
有爹爹和父亲的孩子不多,这一代恐怕就他们两个。
他们的爹爹和父亲什么关系?
大概就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的关系。
他们与夷陵老祖和含光君什么关系?
你猜。

“你们叫什么名字?”
“我叫魏兰,是妹妹,那个面瘫叫蓝蔚,是哥哥。”
“你们娘亲是谁呀?”
“不知道。”
“不知道?”
“因为没有啊。”
“那。。。你们父亲呢?”
“不知道。”
“啊?!”
“因为有两个呀。”
“那你们是怎么来到这个世上的!?”
“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。”
“可是你们这么小就出来晃,他们怎么都不在旁边看着呢?”
“因为他们喜欢做一些不喜欢别人看到的事,包括我们呀。”
多嘴的路人闭了嘴,快步路过。

春天的山岭百花盛开,也百鬼出没。
适合赏景,也适合出道。
蓝蔚像是来出道的,魏兰像是来赏景的。
偶尔一只蝴蝶飞过,她就用笛子去逗弄。
“专心看路。”蓝蔚板着脸提醒她。
“路哪有蝴蝶好看。”魏兰嘻嘻道。“你还不是在看蝴蝶。”
“我在看蝴蝶被你弄断了几条腿。”
魏兰无辜地看向他。蓝蔚唇角略略一勾。
“嘘。”魏兰突然不笑了,很严肃很谨慎的样子,如临大敌一般拉住了蓝蔚。
“何事?”
“你看这里人这么少,这么幽静,是不是当年爹爹被父亲……”
“胡闹!”蓝蔚红了脸,很生气的样子。
“大哥,我说你男孩子家家的,怎么比女孩子还害羞呀。”魏兰无奈地拍着哥哥肩膀唏嘘道。
蓝蔚脚步加快,不想理她。
魏兰却已自顾自地唱起来了:“父亲喜欢爹爹,爹爹不知道。等到爹爹睡着,才敢……唔唔唔?”
蓝蔚一脸严肃地道:“闭嘴自省。专心看路。”脸上红晕却已悄悄蔓延上耳根。
魏兰痛苦地试图张嘴。无效。
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父亲只把禁言术传给哥哥了。
TBC
也许下次更新,是两个月以后
人在高三,身不由己
人有脑洞,亦不由己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