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烟

圣父控的妖女
热爱一切可爱之物
古龙迷妹,本命《多情》
(微博@戒烟戒酒戒男男)

可怕的脑洞

(ooc预警。蓝曦臣的脑洞中出现了一个腹黑叽)
某年某月某日,蓝曦臣突然觉得,自家弟弟真是可怕极了。
万年弟控怎么会这样想呢?
这还要从他们小时候,从他们还是涣儿和湛儿的时候说起。

涣儿天生爱笑,湛儿天生不笑。所以涣儿的小伙伴多,湛儿的小伙伴少。
涣儿看到湛儿沉默寡言,有点不解,有点难过,还有点莫名的小得意。
直到有一天。。。
那天是他们出门的日子,却在和大人分开的时候遇到了一只小小的妖怪。
妖怪小,孩子更小。妖怪喜欢小孩子。喜欢吃。
小孩子可以打妖怪,但他们那时还太小了,连这是什么妖怪都不知道。
妖怪看到湛儿更小更白嫩,似乎更好吃。
但湛儿板着脸,冷若冰霜,好像很厉害的样子。它有点怕怕的。
这时涣儿过来了。他也是个孩子,也对没见过的东西有高度的好奇心。
于是他对妖怪报以微笑。
妖怪看到他,却立刻扑了过来。
湛儿看到涣儿有难,马上挺身而出。脸色比之前更严肃,更冰冷。
妖怪逃之夭夭。
大人是被涣儿的哭声吓过来的。大人哄涣儿,湛儿却不会,只是沉默地站在旁边。涣儿看到他的眼睛里有担忧,也有一点点害怕,却努力装出不害怕的样子。
现在蓝曦臣却拼命地回想,当初那双澄澈的眸子里,是不是也有一点点小得意呢?

后来他们长大了,该出山历练了。
自己家是不准男女混合同行,可总会碰见别家的小女修的。
女孩子们看见这么好看的男孩子,都羞红了脸。
可和平时期,总有活泼的女孩上来搭话。
蓝涣和蓝湛都很有礼貌,从不会让姑娘们感到难堪。
可热情的姑娘们总是和蓝湛保持一定的距离,只和蓝涣说笑不停。
蓝涣看着冷冷清清的弟弟,说不出地得意。
直到他笑肌微微发酸的时候。

等再大一点,该谈婚论嫁了。
可怜的多情种子含光君怕是要守一辈子寡了,蓝家的血脉传承只有靠泽芜君。
蓝曦臣为弟弟坎坷的爱情悲叹,深觉比起弟弟,自己真无情。
拒绝无数联姻请求,不是挑剔,也不是心有所属,而是。。。
真的太多了。
联姻的理由五花八门。但恐怕真正的理由是这样的:
“泽芜君最温柔,最好看,要嫁就嫁泽芜君!”
“含光君也很好看呀!”
“怕死了,谁要嫁面瘫性冷淡呀!”
蓝曦臣想弟弟会不会也偶尔为他悲哀一下。

再后来,弟弟居然都把弟妹等回来了,哥哥还在单身。
啊,单身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。多好啊。
就是来自弟弟的狗粮太难以下咽了。
没办法,谁叫弟弟痴情。
蓝曦臣第一次为亲事感到焦急。以前他觉得弟弟那般专情太苦,现在觉得苦尽甘来是最美。
他这种从未苦情过的是不是也难尝这种甘?
蓝曦臣略略不甘。

终于,蓝曦臣结婚了。
那是个很好很好的女人。她帮助他摆脱了长久以来结义兄弟的事给他的痛苦。他们真心相爱。
还有了一个很好很好的孩子,一家三口很幸福。
直到有一天,蓝曦臣按时起床,看到镜子里,自己的眼角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鱼尾纹。越笑越明显的那种。
泽芜君也是人。人都是会老的。
可是为什么弟弟娶了这么耗费体力的弟妹,以他的目力和对弟弟的熟悉程度,连他脸上一丝一毫的皱纹都看不出?!
弟弟为什么明明很开心也不笑?!
蓝曦臣突然觉得弟弟好可怕。
大概从小就腹黑。高瞻远瞩的黑。黑到骨子里的黑。
不行弟弟在我心目中永远是纯洁纯真纯净的!不能这样想!
可他怔怔看着自己那一点点皱纹,这个想法在心中疯长,再也没法停下来了。
他往脸上浇水,强迫自己冷静。

很久很久以后。
久得泽芜君都破例喝了一杯酒。大概是宗主夫人有点好奇他喝了酒会怎样。
于是整个云深山头都回荡着一句可怕的咆哮:“谁说笑一笑十年少?!!出来我们打一架!!!”

评论(2)

热度(7)